二九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炮台法师 >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惊险通过

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惊险通过

    因为检查严格,车队通过的速度相当缓慢,河谷光卡上的车子竟然排起了近百米的长队。

    等轮到洛坎迪的车队时,时间已经到下午2点多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,车子装这么满,运的什么呀?”一个士兵朝他们走了过来,身后不远则站着一个记账的书记官。

    洛坎迪咧了下嘴,露出掉了2颗牙漏风的嘴:“都是些织布用的毛料,北方不是天气冷嘛,这毛料卖的可贵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楼坎迪还伸手掀开油毡步的一角,一股浓烈的羊膻味顿时就从缺口处涌了出来,熏地卫兵赶紧后退几步,用手不断扇着鼻子前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这羊毛也不股票 洗一下,味道能把猪都熏死~”

    士兵抱怨着,但却没说放行,他打量了眼洛坎迪,又看了下坐他身边的老头,跟着又往后面几车看了看,皱眉道:“怎么都是些五六十的老头?运货这种苦活,能吃得消吗?”

    洛坎迪一脸‘苦涩’地笑:“军爷,现在这世道这么乱,能有活干就不错喽,还管他吃不吃的消?反正拼命干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有道理。”士兵被说服了,再说,都是一些头发都全白的老头而已,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?

    不过,最近上面管得严,该有的检查,一样都不能少,否则出了问题,他可扛不住。

    从表面看,这车装着的是毛料,但这种货车,里面最容易藏东西了。

    士兵从一旁拔出一条锈铁枪,走到牛车侧面,用力将铁枪往毛料堆里扎去,一扎就扎进去达大半米,扎地‘噗噗’乱响。

    洛坎迪‘满脸’纠结,脸上皱纹聚在一起:“军爷,莫要扎了~莫要扎喽,小心把我牛车扎坏了,老头子我可就只剩这点值钱家伙喽~”

    那士兵只当没听见,一辆辆牛车扎过去,一直扎了20多枪,累的只喘粗气,但并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这三辆牛车里,装的全是腥臊的毛料,没有任何敏感物资。

    士兵走到洛坎迪身边,对一直沉默地站在不远处的书记官道:“货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书记官走过来几步,手中端起一个本子,念道:“公爵有令,任何经过寒风哨站的车辆,都必须缴纳通关税。老头子,你这有三辆牛车,一辆就是3马克,总共9马克把钱交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洛坎迪脸色更苦了,诉苦道:“哎呀,我说这位大人啊,我这三车毛料,总共也卖不出多少钱,您一下抽去9马克,我们这趟活可一点都儿没得赚喽!”

    书记官不为所动,对士兵使了个眼色,那士兵就走上来,枪杆用力敲了几下车轮:“公爵有令,不缴通关税,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!再说了,北地毛料价格高,我就不信你会亏本。”

    见洛坎迪似乎还是不大愿意,士兵又催道:“快点,后面的车还等着检查呢,别挡道!”

    洛坎迪一脸‘无奈’,颤抖的双手摸进衣兜,摸了好半天,才摸出一大串零零碎碎的硬币:“长官,我身上的钱就这些了,恐怕不大够。”

    书记官看了一眼,问道:“差多少?”

    洛坎迪眉头耷拉着,一脸‘悲苦’:“差了大概五十多比索。”

    书记官看了眼洛坎迪的稀疏的白头发,想了下,挥了下手:“士兵,收钱,放行吧!”

    其实法令规定是,一辆车收1马克,额外的2马克嘛哨站指挥官要求多收1马克,还有兄弟们大冷天地检查,干活这么辛苦,也是要分点的,七搞八搞,就到3马克了。

    看在车夫是可怜老头的份上,少收点也行,总不能把人逼死不是?

    眼看过关,洛坎迪连连赔笑:“大人,军爷,感谢你们的仁慈,感谢你们的仁慈~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!快走快走!”

    “哎哎~好好的,启程!”洛坎迪朝身后牛车喊了几声,而后一抽鞭子,车子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刚走出几米,忽然一旁的营帐里走出一个绿袍法师,他在车队中迅速环视了一圈,很快确定了洛坎迪的方向:“士兵,赶紧拦住那辆牛车!”

    随军法师开口,那还了得,一队士兵立即拦在牛车旁,大喊道:“停车!马上停车!”

    每个士兵都显出一丝紧张之色,生怕洛坎迪发飙,因为能被随军法师重视的目标,每一个都是极度危险的线上配资 。

    洛坎迪身体猛地一僵,,一只手紧紧抓着鞭子,手心里全是冷汗,他脸上却满是诧异:“大人们,又怎么啦?我这货全是普通的羊毛料,不是检查过,说没问题的吗?”

    那绿袍法师大步朝洛坎迪走过来,一脸冷笑:“货没问题,人有问题!你们这几个老头,身上都有股不寻常的气息,恐怕是野法师!”

    一听说野法师,士兵们更加紧张了,连带着后方的车队,也出现了一丝骚动。

    洛坎迪似乎也被‘吓到’了:“大人啊,话不能乱说啊,老头子我这辈子都没接触过巫术,怎么就成野法师了呢?我们可是生命女神的虔诚信徒哇~~”

    随军法师不说话,大步走到洛坎迪身前,伸手抓向他胸口衣服,一掀,就见脖子上挂着一个雕像。

    绿袍法师一怔:“嗯~生命女神的赐福雕像?”

    他刚才感到这几位老头身上有一缕模糊的奇异气息,主要来源是胸口,却没想到,竟然会是生命女神雕像。

    洛坎迪急忙用衣服将雕像遮掩起来,就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,他满脸紧张:“这雕像是我家老太婆在神殿花钱求来的,神官赐福保平安,见光就不好使嘞。”

    随军法师满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甄别野法师是他的主要职责,但现在却在生命女神雕像上闹了个乌龙,周围还这么多人看着,他顿时就感到脸皮发烫。

    生命女神的信仰,是格伦麦唯一的合法信仰,他可没权管。

    眼看那些士兵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他,他脸皮更烫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:“放行!放行!放行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快步走回了帐篷。

    士兵们也让开了身体,高喊道:“老头子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洛坎迪暗松口气,一甩牛鞭:“走嘞~~”

    他用生命女神雕像来遮掩自身泄露的法力气息,是一招险棋。好在那只是一个低阶法师,水平有限,要是换成一个中阶法师,今天可真要露馅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第一关,他是闯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洛坎迪万没想到,半山腰哨塔上,两个军官一直在远处关注关卡的情况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只是在闲聊,当关卡发生意外骚动时,他们的注意力自然也就被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军官,是哨塔指挥官,而另一个,则是他的副官,一级军士长费尔森,正是洛坎迪战友的儿子,曾经大清早到橡树塔拜访洛坎迪,还曾见到了罗兰。

    指挥官看到洛坎迪抖抖索索地从衣兜里掏钱的时候,忍不住对费尔森道:“我敢打赌,这老头鞋底里肯定还藏着钱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套路,他见得多了,不过也无所谓了,总不能把人逼到绝境不是。

    费尔森却一声不吭,他紧紧盯着洛坎迪,脸上满是困惑。

    指挥官没得到回应,有些奇怪:“费尔森,怎么发呆啦?”

    费尔森眉头紧皱:“奇怪了,我看那老头特别的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指挥官哈哈一笑:“费尔森,你什么时候认识一个赶车的车夫啦?不会是他家里有个漂亮闺女吧?”

    “漂亮闺女怎么可能呢?”费尔森尴尬笑着,但身体却猛地绷紧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,那不就是父亲的好友,高阶法师洛坎迪吗?他怎么会在这,还扮起了赶车的车夫?

    ‘也许是巧合,凑巧长地很像但万一真是他,他会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谋划?’

    恍惚间,费尔森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他还不能完全确定对方的身份,冒然说出来,要是认错了人,就闹大笑话了。

    ‘不行,我得马上赶去都灵城确认下。’

    这么一想,费尔森哪还有心多说,稍稍闲聊了几句,便对身边指挥官道:“长官,我忽然想起来,我还有点事要办。想回趟都城区,最多2小时就会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指挥官耸了耸肩,并不多问:“快去快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能混到他们这个位置,谁都有点小秘密,给副官一个方便,未来就是给他自己一个方便。

特斯拉的股票叫什么

钢铁期货价格

上海黄金期货交易所

配资公司开户

凌海配资

期货做外盘

上海期货市场

期货温州

安国配资

国际黄金期货